路未拦,平芜尽处是春山——2022-2023学年国家奖学金获得者张甜甜事迹

发布者:李荔发布时间:2023-10-27浏览次数:10

张甜甜,女,汉族,20028月生,中共党员,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新威尼斯v0008(中国)有限公司劳动与社会保障专业2020级本科生,现为本科生2020党支部学生支委,曾任校学生会秘书处干事、院团委新闻部部长、院教学办教学助理、劳保2001班班长等,已推免至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研究院就读。荣获2021-2022学年国家奖学金、第十届全国高校模拟集体协商大赛优秀谈判员一等奖、第九届“互联网+”省金并晋级国赛、第十二届挑战杯”省铜、第四届“建行杯”省铜、大创省级结项、校级优秀社会实践个人、校级优秀学生干部等共3项国奖、5项省奖以及30余项校院级奖项。

回首过往三年,一路追风赶月,时至今日,仍未停歇。扪心自问,我的大学生活中其实走了很多弯路、泥路甚至是错路,在晦暗不明的雾中,我们只能用青春去试错,用时机去赌博。好在峰回路转,风吹散了山丛中的暮霭,我暂且赌赢了当下。而未来,还有更高的山巅在候我前行。

莫道浮云终蔽日

和很多人一样,我的大学之路诚然谈不上顺遂,堪堪及格的微积分、石沉大海的投稿、三番五次的被拒以及茫无头绪的论文。庸庸碌碌的投入没能换来与之相对应的产出,就会开始产生自我怀疑与否定。无数个夜里的煎熬与查询结果的失落,我把这些未符合预期的夸张地统称为苦难。最开始失败的时候,我还会心怀郁结,偷偷落泪,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幸运。可经受得越多,便越觉得稀松平常,就好像没吃上喜爱的菜肴一般,可有可无了。这些苦难慢慢磨炼着我的心境,积累到一定程度后便醍醐灌顶,感叹其实也不过如此,甚至期待更多的失败找上门来领教一番。

臧克家先生说过,“苦难是滋养人的,把诅咒吞下去,让它化为力”。在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时候,我们诚惶诚恐,说那浮云荫蔽了太阳,黑得不见天日。可那只不过是一场寻常的风雨。待雨落下后,便是草木滋润的开始。

风吹山角晦还明

所以在经历了大大小小失败后的我,硬是在迷雾中闯出了自己的一片阔土。数学感到头疼,很简单,没有天赋就只能苦学、死学,课上老师写的板书不敢漏抄一句,课后有关的学习资料不敢错过一页,像病急乱投医般四处找寻秘籍,复习时亦怀抱着“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”的决心。所幸最终颤颤巍巍地通过了考验,盯着过得去的分数胸中一片畅然,这时便觉得过往的煎熬竟也值得,是豁然开朗的痛快;写论文没头绪,也简单,一口气去网上下载个百十篇相关文献,一篇篇拜读,把自己看得眼睛酸胀,脑袋发晕,看到文字就恶心。然后起身去操场上酣畅淋漓跑几圈,一边迎着风奔跑,一边回味着自己的收获,回来坐到电脑前竟不知不觉能写下几段像模像样的文章出来。这一招大起大落跌宕起伏写作法,我屡试不爽;保研多番被拒,更简单,收起玻璃心,做一个“千磨万击还坚劲”的厚脸皮。执意去的院校可以改进文书改良简历,攒足力气等下一轮机会,一直和梦校“相爱相杀,抵死纠缠”。如若没有这么“痴情”,可以趁着较小的试错成本走一走海投路线,四处播散种子,说不定哪个就发芽了。

当然,还有更多面对挫折的小妙招,“条条大路通罗马”,不要看到一条路在施工就嚷嚷着自己有多不幸,什么人生坎坷什么壮志难酬。生活在给我们使绊子的同时也允许我们耍点“小聪明”,没必要叹气,也没必要死磕。毕竟这世上没有南墙要去撞,能带来阴云的风也能吹散山角的雾,卧龙终得雨,少年大可放鹤冲天。

何妨吟啸且徐行

而现在,大学的难事琐事暂时告一段落,可我也不敢荒废起来,因为未来有更大更多的挑战在等着我。习惯做计划的我总是把自己安排得满满当当,大一聚焦公共课和社团志愿,大二注重学生工作与实践,大三狠抓专业学习和实习,大四侧重研究生衔接……匆匆忙忙得转个不停,功利主义让我逐渐失去了对人生本味的品尝。上一次看喜爱的散文是什么时候?上一次弹奏一首钢琴曲是什么时候?上一次和亲朋好友促膝长谈是什么时候?我不倡导内卷和躺平,但奋楫前行的时候看看岸边的风景好像也很不错,不用闷头往前,不用流连忘返,恰到好处的努力与适可而止的享受才组成圆满的路途。

何妨吟啸且徐行”,当你对渺渺未来感到不安的时候,站起来下楼到外面走走,柔和干爽的风拂在脸上,秋叶被踩得沙沙作响,去食堂嗦一碗热干面擦个嘴打个饱嗝,未来不就藏在你温暖的胸膛中么?

不知道在哪看过莎翁说的一句:“让我们泰然若素,与自己的时代狭路相逢”。进入大学的尾声,看着许多优秀前辈和奋起后浪,我感到更多的是平静与浅浅的期待。我没有留下多么浓墨重彩的一笔,摇摇晃晃这四年是我所有的成绩,或热血或沉静,无数个过去的我组成了如今。不管仍怀揣着什么梦什么想,我能做到的就是泰然若素,奔赴下一场人生盛宴。

反正一路无拦,荒芜尽处是春山。